当前位置:主页 > 之美办公 >hTC怎幺了?上海员工混日子「看不到未来」

hTC怎幺了?上海员工混日子「看不到未来」

发布时间:2020-08-15  作者:   分类:之美办公  
hTC怎幺了?上海员工混日子「看不到未来」宏达电上海厂门禁鬆散,轻易就能混过安检,如入「无人之境」,日前遭陆媒潜入,直击维修部员工偷工减料、消极怠工,明明没事干还加班,领班和组长甚至找人代刷卡,刷完卡就闲聊打发时间。离职员工爆料,「在这里看不到未来」,已有大批员工陆续走人,「被遣散大概是不远的事了」。
陆媒《IT时报》年初潜入hTC上海工厂维修部车间,发现安检并不严格,车间里有3条维修线,包括手机整机、手机主板和VR整机,每条线上有1~2名员工,有的对着电脑敲打键盘,有的用手机看视频、放音乐,有的隔空与远方同事聊天。

检测环节人员减少,原先一条线上有6~7人打理,现在则只有1~2个人,测试、打标、入库全是1人包办,测试通不过照样往下走,甚至为了节省时间,连测试都不做了。
在手机主板维修线上,一排6~7个工位,均处于未开工状态,座位上没有员工。离职员工爆料,目前售后维修部门的工作量越来越少,「年前刚刚处理掉大约2000多台的业务量,现在又没多少活干」。

在此同时,VR业务也不景气,之前VR线上一共有十几名维修人员,每人一天能修5~6个,现在2~3人就能负责全部业务量,「VR和手机业务之前截然分开,现在则完全不分了,哪项业务有活干,人员就往哪里赶」。

更离谱的是,hTC售后维修部明明没事干,却还实行「加班制」,不少人刷完加班卡就闲聊、玩乐打发时间,领班和组长们甚至不来,让其他员工代替刷卡,「以前忙的时候加班确实是为了干活,而现在则是混名目」。

离职员工指出,「这幺做的目的是为了充业绩,在一定範围内,把帐目、件量和人员数字做得好看一点,可以应付上面的检查」。据透露,普通员工加班1小时20元,领班和组长30元,而周一至周五按1.5倍算,周末按照2倍算。

然而,这种清闲加班的「福利」问题不小,因为领班1个月能加100多小时的班,而普通员工只能加50~60个小时,造成部分员工心理不平衡,并加深他们混日子的心态,「实在耗不下去了就离职转行」。
事实上,宏达电去年3月中旬曾宣布,出售2009年启用的上海厂给上海星保信息科技,目前上海厂仅剩少数几条生产线,但以维修及售后服务为主,实际的生产线已集中在桃园厂。
据了解,宏达电上海厂在2009年底完工启用,当时规划最大月产能为200万支,与桃园厂产能相去不远,但随着宏达电手机出货量不断衰退,上海厂产能利用率不高,加上桃园厂产能足以因应,因此,宏达电决定出售上海厂。
hTC上海大部分售后维修部和研发部员工去年底搬家,宿舍从原先位于申江路北面的宿舍迁至星月总部湾A栋大楼,因为去年3月,停产1年多的生产线和土地、房屋,被打包全卖给上海星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,空出的宿舍也开始住进迪士尼、华硕和昌硕的员工。

迁移宿舍让hTC员工士气更低落。化名欧阳朔的离职员工向《IT时报》表示,许多员工更加认为hTC上海工厂彻底没落,「厂子不行了,部门要被解散掉」,「维修部门被遣散大概是不远的事了」。

欧阳朔先前在上海hTC工作3年多,曾经历公司荣耀的时刻,对今昔之比感触特别深刻。2014年初刚进hTC时,工厂有3000~4000名员工,生产线上每天轰隆隆忙碌不停,毗邻的几栋宿舍楼里全部住着hTC的员工,那时「白夜两班倒,常加班」。

然而2015年开始情况有了改变,最初是缩减生产线,随后是减少加班,最后直接停止生产,大量员工纷纷离职,整个厂区渐渐萧条冷清。

欧阳朔表示,「在这里看不到未来」是他离职的原因。他表示,在hTC确实没什幺压力,如今他去了另一家公司,「感觉忙碌多了,压力也更大」。而最近1周又有3~4名员工相继离开。

针对以上情况,《IT时报》多次致电hTC询问公司说法,但没有得到回覆。《IT时报》指出,他们多次实地探访了hTC上海工厂,获得的印象也如员工所述,每去一次,落寞、凄荒之感更甚之前。

《IT时报》评析,老牌hTC褪去了曾经的风华,精彩不再,不免让人唏嘘。谁也不愿意一家老牌手机厂商就这样陷入「大败局」中。业界人士指出,hTC手机其实做得还可以,尤其是最近推出的几款新机,但销量跟不上去,售后的量也自然很少。

好在hTC还没放弃,无论在手机领域还是VR领域。hTC如期推出高阶手机hTC U11,hTC U11 Plus,最新又有传言即将推出「hTC U11+青春版」hTC U11 EYEs。

此外,hTC在VR领域更是不断重金加持,儘管现在还没有取得实质大跃进,但专家分析,如果能开发移动端VR,或加强C端市场布局,hTC的未来或许仍可期待。

产业观察家梁振鹏指出,儘管hTC VIVE的成绩在VR领域达到了一线水平,但和智慧手机动辄千万的销量相比,VR十万等级的销量只是一个小市场。
梁振鹏举例,一线智慧手机按季销量2000万台计算,平均每台1000元人民币,销售额可以达到200亿元人民币;而hTC VIVE按单价5500元人民币计算,1季销售额仅8.8亿元人民币,与手机市场规模相差甚远,hTC寄望VR市场是险棋。

《IT时报》观察,在天猫商城hTC VIVE官方旗舰店上,单月成交量为297笔。在京东商城上,hTC VIVE的好评率达到98%,但评价总数仅3000多条。苏宁易购上海区负责人坦言,hTC现在的销量太小了。

业界人士分析,hTC目前只推出了PC端的VR设备,大幅限制了市场空间,如果未来能够开发移动端市场,或许hTC VIVE的销量能有可观改变。

《IT时报》认为,如果VR市场不能尽快打开,用户消费热情没有提升的话,那幺hTC还将遭受更加严峻的考验。
===网友看法===
网友指出,可惜我不再支持你们了,当初买空机2万多的手机,修理六次还是不换新的给我度烂;没关係啦,没那幺快倒,威盛不也是活的好好的,了不起再开第3家公司当股王;因为老闆是王雪红,所以不意外!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