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之美办公 >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发布时间:2020-06-04  作者:   分类:之美办公  

「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,是未见之事的确据」(希伯来书第十一章1节)。由公共电视监製、金奖导演曹瑞原弟兄执导、改编自陈耀昌医师同名小说的历史剧《傀儡花》,今天(七月29日)举行前导影片发布记者会。

曹瑞原导演感性地说,无论是2015年的《一把青》,还是预计今年8月正式开拍的《傀儡花》,对他及参与演出者(演员及剧组)都是「从无到有」的信心旅程。

接下来,一定会有许多未知的状况及挑战(包括募资、搭景以及拍摄),他「不知明天将如何」,但曹导深信「我信的耶稣凡事都能」,所以他「每天靠上帝」,无论大小事,凡事尽心尽力,结果就交託上帝。

2016年,曹瑞原导演所执导的历史时代剧《一把青》获得金钟奖6座奖项,是当届最大赢家。

曹导在领取最佳戏剧导演奖时,真情流露公开感谢上帝,高举主名,令人动容且印象深刻。曹导说,他就是每天倚靠神。

如同2015年,《一把青》在桃园大园正式开拍时,是邀请牧师到场举行开镜礼拜,而非一般戏剧开拍时的摆坛焚香祭拜,这次《傀儡花》开拍,预计也是以开镜礼拜的方式进行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曹导与首波前导片演员合影,从左至右为周厚安、法比欧、温贞菱、曹瑞原、查马克.法拉屋乐、雷斌.金碌儿及余竺儒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曹瑞原导演分享筹拍新作<傀儡花>心路历程(梁敬彦摄影)

故事背景1867年罗妹号事件

《傀儡花》的故事背景发生在1867年,美国商船「罗妹号」(Rover)在恆春半岛南端外海发生船难,船员登岸求生,因误闯原住民领地遭「戫首」(亦即砍头),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奉命前往调查。后来,十八社大股头卓杞笃(Tou-ke-tok)与美国,签署台湾与外国第一个和平盟约「南岬之盟」后,才化干戈为玉帛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曹瑞原导演

曹瑞原导演要以台湾电视史上最高的1.95亿新台币的预算(文化部出资1.55亿,4千万向社会上的企业及个人募资),拍摄10集的连续剧,来诉说这个「从冲突到和解」的历史故事。

曹导语重心长地说,「爱台湾」不是意识形态的争辩,更不是政治人物竞选时才拿出来用的口号,而是回到土地、人及历史的原貌,找到台湾真正的价值。

以《傀儡花》这部戏为例,里面有原住民、闽南人、汉人以及外国人,他们虽然曾因误解而发生过(流血)冲突,但最终因着倾听、了解,而在爱中彼此接纳,而这也就是基督信仰「爱人如己」的实践。

曹导坦言,在他拍摄过的电视(历史)连续剧中,《傀儡花》的难度是最高的,因为当时的场景早已不复存在,必须靠着田野调查以及现有文史资料的考证,从搭景及靠着新科技(动画)从零开始「从无到有」,总计45位演员在克难的环境下,拍出了震撼人心的前导片,并在今天的记者会中播放。

温贞菱被曹导信心及信念感动
演出剧中女主角「蝶妹」(客家与原住民混血)的温贞菱,虽然还不是基督徒,但她在记者会中分享这段过程时,以「旷野开道路」来分享她的心境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温贞菱分享

温贞菱说,曹导自己以身作则,在面对未知的大自然环境时,展现敬畏及虔敬的态度,以及基于「拍摄属于台湾这块土地自己的故事」,振兴台湾影视产业,「让国际看见台湾」的使命感及热情,深深影响她及每个演员及剧组成员。

所以即使在拍摄前导片期间,凌晨三点半就要起来梳化妆,还要经过两个小时的车程,以及徒步跋山涉水超过1小时才能到拍摄的地点,大家也甘之如饴。因为他们知道「这是关乎咱ㄟ台湾ㄟ代誌」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主视觉海报

曹瑞原导演则语重心长地说,外国人称台湾是「福尔摩沙」(Formosa,意为「美丽之岛」),在这块土地上,太多的历史、文化以及族群融合的美好故事曾经或正在发生,将来的世世代代仍会延续这「爱的篇章」。

从他信主之后,上帝就把「在台湾生活的人们,要先认识自己的土地、历史及文化」这样一个感动放在他的心中,虽然他是本省籍的囝仔,但他深知,来到台湾的人们,无论先来后到,用什幺样的语言,属于哪个族群,「我们都是生命共同体」。

无论是《一把青》还是《傀儡花》,其实都是诉说一个「我们不一样,我们能融合、共同打拚」的故事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首波剧照

开拍才是挑战 全然倚靠上帝
「接下来开拍才是挑战的开始,但我相信上帝与我同在,我天天都凭信心倚靠祂,相信神必带领我及《傀儡花》全体演员及剧组接下来的道路」曹导如是说。

曹导表示,1867年那个时代的台湾是一个蛮荒的岛屿,我们真的该感激,该惜福,从李仙得 毕麒麟外国人游记里 看到当时150年前的瑯蹻(恆春半岛)田中工作的农民为自保是背着枪的、而沿岸若有船只落难 就有人蜂拥抢夺,对比今天的台湾真是很难想像那是怎幺样匮乏、苍茫的年代⋯他想都是为了生存吧!因为,台湾真是好不容易才能走到今天。

曹导希望可以带出台湾之美,让每个台湾人,特别是年轻人知道「做台湾人是很有荣誉感的」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主视觉前导图

虽然剧本、场景重建都相当困难,製作经费也还缺四千多万,但即使眼前路困难重重,曹导说,他不会放弃,「因为主耶稣与我同在」,所需的一切,神必会充充足足地供应。

曹导感谢主,虽然台剧每集的製作经费远低于中国大陆及韩国,但他从不会气馁,感谢主,从《一把青》之后,无论是文化部还是公共电视,都对提升台剧的品质及国际能见度,在资金的挹注及人才的培育等方面,下了很大的工夫及投资。

像是《傀儡花》拍摄经费中的1.55亿元资金,就是来自于政府的「前瞻计画经费」。

公广集团董事长陈郁秀也在记者会中宣告,台湾不会只是停留在羡慕日本NHK能拍出历史「大河剧」的阶段,我们也能拍出有质感「属于台湾的故事」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剧照

原住民演员:参与土地的故事
《傀儡花》剧中三位重要的原住民籍演员查马克.法拉屋乐(饰演大股头卓杞笃)、雷斌.金碌儿(饰演二股头伊沙),以及饰演引发「罗妹号事件」的龟仔用首领巴耶林的余竺儒均表示,台湾早期的历史事件,都与原汉冲突以及原住民与外来侵略者(国外势力)有关。

但不单是汉人,连原住民自己都已经不太了解过去的历史了,所以他们不是来当演员的,而是希望藉由参与戏剧的演出,来跟部落的弟兄姊妹讲「原住民的故事」,以及「原汉同行」的重要性。

两位主要外籍演员周厚安(饰演英国洋行代理人必麒麟),以及法比欧(饰演法裔美国驻厦门领事李仙得)则表示,过去西方世界代表是「侵略者」的角色,也的确引发许多冲突及裂痕,但时至今日,他们能与台湾不同族群的演员同台演戏,这就是爱、包容及接纳,这是很美的事情。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周厚安

1867年罗妹号事件改编 《傀儡花》导演曹瑞原:从无到有的信

法比欧

《傀儡花》预计今年8月正式开拍,明年(2020)正式在公视频道上映,请代祷。

相关文章